網站主辦:福建省福鼎市人民政府         版權所有: 福鼎市茶業協會    備案序號:閩ICP備07049362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福州

名茶大觀

>
>
>
金駿眉:一場權利缺失的悲劇

金駿眉:一場權利缺失的悲劇

瀏覽量
【摘要】:
金駿眉,一個神話般的名字。一個號稱上萬元、數萬元一斤的極品紅茶的代號,一種享受到奢侈生活的象征。然而,讓人感到荒唐的是,絕大多數的人甚至可以說99%以上的人在喝過這個傳說中的絕色佳品時,收獲的卻是失望和困惑?!?

    金駿眉,一個神話般的名字。一個號稱上萬元、數萬元一斤的極品紅茶的代號,一種享受到奢侈生活的象征。然而,讓人感到荒唐的是,絕大多數的人甚至可以說99%以上的人在喝過這個傳說中的絕色佳品時,收獲的卻是失望和困惑。

  12月12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金駿眉”商標行政訴訟案作出二審判決,認定“金駿眉”不應作為商品商標注冊,并判令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裁定,即駁回商標申請人的申請。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個判決意味著,法律至少是暫時認可了這個荒唐的局面,或者說,此時,法律無力改變這個荒唐的局面。這里,我們不是指責這個判決,可能這個判決本身并沒有錯。這種荒唐局面的存在,早已包含了悲劇的內容。而導致悲劇產生的原因,比這個判決的對錯更值得我們去理解和思考,它涉及的是創新、品牌、有質量的增長,以及我們為什么要建立一個基于權利的社會。

  產品創新成就了金駿眉神話

  故事應從武夷山桐木關村的一個叫正山茶葉公司的企業說起。

  桐木關村,可能是世界茶業史上最偉大的一個村莊,因為它是全世界茶業中影響面最大的茶葉種類紅茶的發源地。400多年前,這個村偶然制造出的紅茶,走出了福建,走向了全世界。后來,桐木關村生產的紅茶一直以正山小種的名字聞名。

  但到了20世紀末,桐木關村卻在為曾經赫赫的正山小種不能使他們富裕發愁。雖然云南普洱、武夷巖茶已經在中國大地上被虛火熱捧,但這時的中國人對紅茶還沒有興趣,聞名于世界的正山小種也沒有多少中國人知道。桐木關村的茶葉生計,還只是為省里的外貿公司提供紅茶的初加工的毛茶,由外貿公司精制后出口。做茶賺不到錢,村里人恨不得砍了茶樹種毛竹,一根毛竹還能賣六七元呢,可茶青卻賤到一元一斤。

  1997年,江元勛擔任了村辦企業桐木茶廠的廠長,當時省進出口公司給的毛茶收購價是每公斤22元。江元勛希望能提到23元,卻被拒絕。一氣之下,他干脆辭了職,自己辦了正山茶廠。怎么把茶業做起來,為了找出路,江元勛作了一次次嘗試。用桐木關的茶葉做巖茶、做龍井,都沒有成功。

  轉機發生在2005年。

  這年7月的一個下午,江元勛與來自北京的張孟江、閻翼峰等幾位茶客朋友在廠外的樹下聊天。這時,他們提出一個建議,何不用正山小種茶的芽頭做高檔紅茶。傳統的正山小種紅茶,原來都是不用純芽做的。

  當下就試,由廠里的制茶師梁駿德等人操刀,大家商量著對傳統的正山小種的制茶方法做了改變,最后做出了一款精致的新紅茶。取名金駿眉,“金”指干茶和茶湯帶有金色,“駿”指操刀的師傅梁駿德,“眉”沿用了古代稱茶芽如美人之眉的習慣。幾斤茶分給了北京朋友。

  2006年,正山茶葉公司又做出了200斤,大部分由北京朋友孫連泉以成本價3600元一斤買走。很快,北京、福建的官場、茶界就流傳開金駿眉的美名。再后來,市場上就流行起大量號稱“金駿眉”的紅茶。

  為什么金駿眉會奇跡般地成功?

  簡單地說,就是桐木關的優越地理條件和生物資源的優勢,加上桐木關本土豐厚的做茶傳統技術的創新,與此時中國富裕階層對奢侈品的爆發性需求準確地對接了。這里,值得一提的是,優良的資源與傳統技術,絕不足以構成產生名牌的充分條件,必須加上與需求側的消費的結合。北京來的朋友,不經意中代表了消費市場的新要求。城市中富裕群體的物質欲望和精神審美,自古以來就是決定著名茶命運的力量,龍井、碧螺春都是如此。沒有富貴文化人的提點,你進不了大雅之堂,需求側是決定產品命運的根本力量。而且,借助幾位北京茶客的特殊社會關系,金駿眉極大地縮短了成名的進程。

  資源,技術創新,市場,在這個歷史的點,在這個特殊的領域,發生了一次奇跡般的集合,金駿眉紅茶快速發酵了一場令人艷羨的神話。

  權利缺失讓金駿眉變成笑話

  兩年之間,江元勛、梁駿德和桐木關村茶人的命運,從潛龍在田,到飛龍在天,又到亢龍有悔。

  兩年前,最好的正山小種才賣300元一斤,現在,金駿眉五六千、七八千元一斤,正山小種的新品種也紛紛推出,動輒千元以上一斤。江元勛的正山茶葉公司大發展,梁駿德自己開了公司,桐木茶葉公司和全村茶農也發達、富裕了。但是,金駿眉的創新在中國紅茶業中究竟能達到多大的成就,現在還是未知數。偶然的幸運可以興旺一時,要想發達一世或百年千年靠什么?

  兩個麻煩已經迅速地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首先,搭便車、蹭好處的人風起云涌,各路打著金駿眉之名的紅茶濫遍天下。從武夷山到整個福建,乃至全國,金駿眉遍地開花。便宜的百元一斤,貴的上萬一斤,其中多數是劣質產品,絕大多數連生產者都不標。絕大部分消費者只是聽說過金駿眉的美名,并不知道金駿眉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們附庸風雅或茫然無知地購買、贈送、品嘗著大量渾濁、劣質的“金駿眉”。

  消費者碰巧喝到真正的金駿眉的概率有多大?

  絕對不到1%,可能連千分之一都不到??梢院唵我凰悖航痱E眉應該是用桐木關村的純芽來做,雖然桐木關村是武夷山自然保護區山區,面積較大,但全村稀疏的茶園一年可產金駿眉最多不過幾千斤而已。全國有多少所謂的金駿眉在賣?何止幾十萬、幾百萬斤。

  當然,這些所謂金駿眉也在損害著正山茶葉公司的利益,以及桐木關村人的利益。金駿眉茶是江元勛的正山茶葉公司的創新產品名稱,金駿眉的美名是靠桐木關村的特殊優質資源和桐木關茶農的技術、勞動創造的,別的人妄用金駿眉的名字和美譽,是在占便宜、偷利益。他們只管利用“金駿眉”之名欺弄消費者和賺錢,而不會對金駿眉的聲譽和消費者的利益負責。

  市場上的這般“金駿眉”奇觀,無疑已經成為中國茶業和中國市場的笑話,令人苦澀的笑話,讓有良知的人感到恥辱、悲哀的笑話。

  江元勛該怎么辦,桐木關的茶人們該怎么辦?他們對這種局面無能為力,因為,他們并沒有權利。

  準確地說,他們對他們自己創造的東西,只有物質性產品的所有權,而沒有知識產權。具體說,正山茶葉公司生產出的金駿眉產品實物,別人不能偷、不能搶。但別人以“金駿眉”之名生產自己的產品,你江元勛和桐木關人毫無辦法,因為你沒有商品商標或證明商標,也沒有知名產品特有名稱權等等這些知識產權。從法律上說,別人生產“金駿眉”并不侵犯你。那江元勛和桐木關人能不能擁有知識產權呢?

  這就是江元勛和桐木關人遇到的第二個麻煩,這個麻煩是自己內部的權利之爭。

  商標權利之爭延續了權利的缺失

  此時,桐木關人有了權利意識的覺醒,開始謀求取得權利。但是,權利的追索往往是有沖突的,桐木關人謀求權利的過程首先是一場內部的權利沖突。

  2007年2月,桐木茶葉公司率先向國家商標總局提出注冊申請。同年3月,正山茶業公司也提出了申請。2009年6月,商標局先后駁回了這兩家公司的申請,理由是:金駿眉是紅茶品種名稱,不得注冊商品商標。申請被駁回后,桐木茶葉公司沒有提出復審。正山茶業公司則在2009年7月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復審,正山茶業公司認為,金駿眉不是一種紅茶品種,在正山茶業公司生產金駿眉之前,中國任何有關植物的書籍和武夷山的歷史記載中,都沒有金駿眉茶葉品種的存在。

  2010年2月,商標局對正山茶業公司申請的金駿眉商標通過了初步審定,發出注冊公告。

  對此,桐木茶葉公司、駿德茶業公司等企業、村民作出激烈反應。他們認為,無論從原料還是工藝來看,金駿眉是正山小種紅茶的一種改良工藝,而且今天的金駿眉品牌和市場是武夷山地區廣大茶人、廠家不斷改良、共同推廣的結果。金駿眉是桐木關茶人集體智慧的結晶,應屬于集體所有,而不能歸屬于某個企業。

  桐木茶葉公司向商標局提出異議申請。商標局經審查,裁定被異議商標予以核準注冊。桐木茶葉公司遂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復審申請。商標評審委員會經審理,作出第53057號異議復審裁定,認為在案證據尚不足以證明金駿眉已成為本商品的通用名稱或僅僅直接表示商品主要原料的標志,被異議商標的注冊或使用不違反商標法的相關規定,裁定被異議商標予以核準注冊。

  桐木茶葉公司不服商標評審委員會的裁定,向北京第一中級法院提起訴訟,但北京一中院維持了商標評審委員會的裁定。桐木茶葉公司又向北京市高院提起上訴。

  北京高院審理認為,綜合正山茶葉公司和桐木茶葉公司提供的相關證據,足以證明在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第53057號裁定時,金駿眉已作為一種紅茶的商品名稱為相關公眾所識別和對待,成為特定種類的紅茶商品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因此,基于第53057號裁定作出時的實際情況,應當認定被異議商標的申請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故判令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復審裁定。

  沒有權利支撐無法成就品牌和實力

  我們究竟應該怎么評價金駿眉這個故事的是非。

  法院的二審判決,認定金駿眉已經成為一種紅茶商品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這就已經堵死了任何一個企業把金駿眉當作商品商標注冊的可能。也許這讓一些人覺得冤枉、不公,但法院是照章辦事,除非你改變判決,否則,必須承認這個事實和現實。

  對江元勛來說,金駿眉是他的公司的創新產品的名稱,但他們沒有及時申請商標,以致這個名稱被他人廣泛運用后,已經泛化為通用名稱。正山茶葉公司應有的知識產權喪失了,一個可能輝煌的企業品牌被瓦解了,產品創新者應獲得的利益被蠶食了。

  這是誰之過?

  從小的方面說,是一個企業的悲劇和教訓。正山茶葉公司在產品創新與市場新趨勢的順應、對接上,做得很精彩,創造了一代神話。但在把企業的品牌發展建立在可靠的權利架構上,卻未能做好,缺乏知識產權意識,缺乏權利意識。

  從大的方面說,是我們的社會依然缺乏權利意識和權利精神。

  首先,桐木關村到了20世紀初,還在為自己的紅茶不能給自己帶來富裕而困苦,就是長期的計劃經濟、統購統銷制度的后果。在過去的體制下,企業、茶農沒有獨立生產經營的權利,沒有自己出口去賺錢的權利,導致他們從物質到精神的積貧積弱,因此也不懂市場、不會致富,跟不上現代制度。這也是中國茶業的普遍問題。

  其次,我們的社會中還充斥著不重視權利尤其不尊重他人權利的風氣和文化。誰都想賺錢,這本身并沒有錯。但是,靠自己的創新、創造去賺錢,才是健康的經濟,才能帶來有質量的發展。我們的社會中,還是有太多的人指靠分享別人的創造去發財,一旦發現別人的創新、技術可以利用,就像鬣狗一樣沖上去從獅子的獵物里分一杯羹。這是一種生存方式,但它帶不來一個富強的國家。

  沒有權利的基礎,財富不能積累,表面的繁榮隨時可能化為烏有。

  沒有權利的支撐和保護,我們也無法創造真正的大品牌。

  中國的茶業缺品牌、缺質量,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缺品牌、缺少經濟質量問題的重災區。偌大的中國茶業,抵不上一家立頓公司。堂堂的中國茶,在國際市場上還沒有肯尼亞的份額大。是中國沒有好資源嗎,是中國人搞不出好技術嗎。原因很多,但根本上還是缺少健全的權利制度和權利精神。從土地所有權到知識產權,從制度缺失到意識缺失,這些都阻礙著中國茶業的做大做強。

  但愿金駿眉的神話不是靠僥幸形成的過眼云煙,現在的荒唐與苦澀只是故事的一段而不是結尾,但愿未來能有許多建立在可靠的權利制度基礎上的金駿眉故事。路子總是有的,桐木關的人可以去找,我們整個社會也應該去找。   (原題《金駿眉神話:一場權利缺失的悲劇》)

顺丰彩票游戏 股市权重股是什么意思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11选五乐选五中奖规则 东方6 1基本走势图 恒生股票指数 上海新十一选五一牛 江苏快三玩法靠谱吗 长安汽车股票 赚钱的游戏手机游戏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